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旅游娱乐
健身养生
家庭纪事
健身养生

人生路漫漫 乒乓伴我行

郇江


    我1948年12月出生,今年66岁,是一名业余乒乓球爱好者。为响应“新民晚报红双喜杯乒乓赛”《乒乓与我同行》征文活动的号召,我简要地记录回顾了参加乒乓球运动的经历和感受,与爱好和关心乒乓球运动的人们交流和分享。


一、学习乒乓球从沈阳起步


    1959年春季的一天,我在大街上的报刊栏上看到报纸头版有一个通栏大标题,祝贺容国团夺得第25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男子单打冠军,并刊登了他手捧鲜花胸佩奖章的大幅照片。从此我开始知道了乒乓球,那年我11岁,在沈阳育才学校读小学四年级。


    容国团夺得第25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男子单打冠军极大地振奋了全国中国人民,一场空前的乒乓球运动在全国轰轰烈烈地展开了。乒乓球活动也很快就在我们学校开展起来了,学校没有乒乓球台,大家就在水泥路上蹲着打,用砖头当球网。看到一些同学有了球拍和球,我和哥哥就央求爸爸给我们买球拍和球。在沈阳最大的百货公司沈阳联营公司我们买到了两只球拍,5角钱一只,木板的一面只贴着一层四五公分厚的海面。哥哥的海棉是紫色的,我的海棉是绿色的,但是我的球拍不是平的,是向下凹陷的,是当时商店里的最后一块球拍,我打球心切只好果断买下。


    第一次参加乒乓球比赛是在1959年秋季举行的育才学校乒乓球赛,我参加四年级男子单打比赛。第一次比赛我非常紧张,心慌、腿颤、手抖、手冰凉……我虽然获胜,但第二场就被淘汰出局了。


    我每天上学的路上都要经过沈阳体育宫,辽宁省乒乓球队的训练场就设在运动馆前面的大厅里。每天放学路过体育宫时我们都挤在门口看运动员们练球,经常看运动员训练使我们深受启发,我们开始模仿他们的动作打球。


    我家离辽宁省委大院很近,大院里有乒乓球室,球台也是正规的,但只对省委的职工家属开放。因为我的许多同学都是省委家属,于是我就混在他们中间进去打乒乓球。在那里我们经常跟大人打球,我们的球技提高较快。

二、乒乓球训练从哈尔滨开始


    1961年3月我转学到哈尔滨市平房区友协小学读六年级下半学期,我参加了学校乒乓球队。同年夏天我参加了平房区小学乒乓球单打比赛,第一场就败给了那次比赛的第一名选手。


    1961年秋,我升入哈尔滨市二十五中学,并进入学校的乒乓球队,该队也是平房区业余体校的乒乓球队,那时我13岁。球队的教练是闫长廷老师,他毕业于哈尔滨体育学院乒乓球专业,是乒乓球二级运动员,基本功很好。经过他严格和耐心的培养,我的乒乓球技术有了质的变化。

    教练教给我的是直板正胶“左推右攻”近台快攻型打法,是典型的中国式打法。我曾参加过三次哈尔滨市初中组的乒乓球比赛。第一次比赛遇到的对手是张学友,他是那次比赛的冠军,去年张学友还获得了“2013年谁是球王――中国乒乓球民间争霸赛”的老年组冠军。第二次比赛也同样,第一场就被淘汰了。第三次是一次没有市级体校队员参加的基层队比赛,在这次比赛中我获得了男子单打第四名,这一成绩给了我最初的信心,初次获胜对我一生的乒乓球运动都有重要影响。


    1964年以后,弧圈球的打法开始在中国逐渐流行起来,最适于拉弧圈球的球拍就是反胶球拍,为了赶上潮流,我开始改用直板反贴胶粒球拍了。我的第一块商品反胶球拍是“红双喜牌”球拍,那是当时市面上最好的乒乓球拍,我非常珍爱,从那以后我也与“红双喜牌”乒乓球底板结下了不解之缘,先后使用过红双喜底板是“032”、“08”和“PF4”,直到现在仍然在使用红双喜牌乒乓球底板打球。


    1964年秋~1966年春,我在哈尔滨市第六中学读高中,课余时间还坚持打乒乓球。1966年夏天~1968年秋,是文化大革命的高潮,学校陷于“斗批改”甚至武斗的混乱中,乒乓球是时停时打,球技大大倒退。

三、在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坚持乒乓球运动

    1968年冬~1973年秋,我随着上山下乡的大潮来到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五十团,成为一名兵团战士。在边疆近五年的艰苦劳动中,打球的条件很差,时间很少。我到连队没有乒乓球台,我就在星期天到附近的二连打球;后来我调到团机关,机关仍然没有球台,我就在星期天到附近的工程连打球;后来我调到实验站工作,那里有球台,但平时球台还要当饭桌使用,我就在星期天吃过午饭后同战友们打球;总之在兵团艰苦忙碌的五年中我还时断时续地打球,没有放弃。1971年6月我参加了在五十团首届乒乓球比赛并获得男子单打第四名。1972年我还代表机关男队参加了团直乒乓球比赛,获得团体第一名和单打第二名。这次比赛我还担任了机关女队的教练,赛前帮助她们练球,赛中现场指导,通过这次比赛我与女队中的一名队员增进了了解,半年后我们确定了恋爱关系,共同热爱的乒乓球可能是我们走到一起的缘因之一吧。

四、带病上大学,把乒乓球作为治病的手段之一


    1973年秋我被推荐到沈阳东北工学院上大学。入学后获得新生男子单打第三名,并被选入院队,还参加了沈阳市大专院校乒乓球团体赛,为学校夺得男子团体第一名做出了贡献。但是此后不久在体检时发现我患有肺结核,我不得不回到哈尔滨的家中休学治疗半年。在休学期间我除了到医院看病打针和下午散步外,就呆在家里静养。我的身体明显发胖,头脑中总在缠绕着疾病问题,病情不见明显好转,经神非常紧张,为此我和父母都很着急。医生说肺结核是慢性病,不是很快就能治好的,进入稳定期后可以适当参加一些体育活动,这样可以分散注意力,减轻思想压力,有利于疾病的治疗。于是我首先想到和实施的是参加我最喜爱的乒乓球运动,并坚持每周打两次,此外每天还要再打一会儿太极拳。


    1974年秋我的肺结核进入好转期,我返回学校跟原班继续学习。在学习期间我坚持每天打太极拳和散步,因为学校的乒乓球馆很少开放,我每月只能打一两次乒乓球。

    肺结核是一个顽固的疾病,1976年底我毕业时,病灶还没有消失,进入了硬结阶段。

五、在哈尔滨飞机制造公司乒乓球技术得以恢复


    1977年初~1986年春,我在哈尔滨飞机制造公司工作近9年的时间。因为生活居住区没有球台,只能在单位利用午休的1小时打球。单位只有一张球台,大家都争着打。我每年都代表基层单位参加一次全公司的比赛,团体和单打的最好成绩是全公司的第四名。我的乒乓球技术在缓慢地恢复,比赛经验也在缓慢地增长。


    1984年9月我曾被公司派往法国学习无损检验技术一个月,在马赛附近的飞机厂实习时,中国驻该厂的办公室有乒乓球台,我在午休时也会打一会儿乒乓球,在异国他乡能打乒乓球也是一种享受,犹如在中国餐馆就餐那样过瘾。

    到1986年我与肺结核病顽强地战斗了13年,病灶还没有消失,进入了纤维化阶段,病情在缓慢地好转。

六、乒乓球技术在厦门腾飞

    1986年春我调到中国航空技术进出口厦门公司工作。在新的城市、新的单位,新的岗位,我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去,不得不停止参加乒乓球运动。


    1990年初因为积劳成疾,我的心脏出了毛病,主要是早搏多、心脏增大。公司照顾我,将我调离生产经营第一线,安排到公司机关从事人事劳资和党群等工作。为了治好心脏病,我仍然采取“老三样”即打太极拳、打乒乓球、散步的方法锻炼身体。


    1990年秋亚洲运动在北京举办。亚运会前各种迎亚运的体育比赛在全国普遍开展,我所在的公司也要举办乒乓球等体育比赛,为参加本单位的比赛,我重新捡起闲置5年的球拍开始打球了,当时我在单位的排名是第四位。1991年厦门市举行第十四届运动会乒乓球比赛,我入选湖里区代表队,当时我已经43岁了,是队里年龄最大和排名最后的队员。那时我已经由直板反胶的打法改为横板正面反胶、反面长胶的打法。我的球拍配制是:红双喜032底板,正面黑色反胶729,反面红色长胶755。

    后来我加入了台湾商人创办的厦门馨翔乒乓球俱乐部。我坚持每周参加三次到五次练习,并不断参加厦门市以及省内和国内的一些比赛,从量变到质变,我的乒乓球技术迅速提高,比赛经验日益丰富。其中取得的比较好的比赛成绩有:1994年福建省纪检监察系统“方圆杯”乒乓球男子团体赛第一名,1997年厦门“首饰杯”国际元老乒乓球邀请赛48-54岁组男子单打第五名,1998年 “工行杯”福建省乒乓球公开锦标赛厂长经理组团体第一名、单打第二名,1998年厦门市乒乓球协会乒乓球比赛36-55岁组男子单打第三名,2000年在厦门举行的“繁荣杯”第四届全国历史文化名城乒乓球邀请赛中获得混合组男子团体赛第六名。

    还有一些比赛也十分令人难忘,如1998年厦门市贸发委系统举行了乒乓球团体比赛,男女混合组队,5场3胜制,其中第3场为男女混合双打。混合双打由我和妻子上场,我们在全部比赛中只负一场,为我公司获得团体第二名作出了贡献。我之所以能在乒乓球运动中远行,也是得益于热爱乒乓球运动的妻子的理解和大力支持。

    我的日常工作非常繁忙,每天都陷于“文山会海中”,公司人事、劳资、党委、纪委、工会等方面的文件基本都是我起草和打印,好在这些都是通过电子计算机来完成的。一般白天工作的头昏脑涨,下班后就去打乒乓球,出了一身大汗后,头脑清醒了,晚上11点左右又坐在家里的电脑前起草和修改文件,一直到12点以后。我经常到外地开会和办事,我常常随身携带乒乓球拍和球、运动服和运动鞋,利用间隙与外地球友打球。到中国航空工业总公司办事时我也利用午休的时间同机关干部们打球,还同局长和部长(集团总经理)打过球。1999年我参加了在西安举行的“嘉盟千禧杯”全国老年乒乓球邀请赛,就是利用在洛阳开会的机会,在会议结束后,请了几天事假到西安去比赛的。


    2003年我打乒乓球时不慎跌倒造成膝关节受伤,后来行走不便,还做了半月板微创手术,不得不停止打球一段时间。医生说:你以后不能参加乒乓球比赛,我可以保证你在5年内行走没有问题……我不能无视医生的忠告,也舍不得我深爱的乒乓球,我尝试着膝盖省着点用的方法(少爬山、少蹬楼梯、少走路等),适量地练球和有节制地乒乓球比赛。


    2003年我年满55周岁,开始参加厦门市老年人比赛,在2005~2013年的九年期间我八次参加 “SM杯”厦门市业余乒乓球大奖赛老年男子组单打比赛,两次获得第三名和三次获得第五名。这项比赛是福建省最大规模的乒乓球比赛,每次比赛参与者在3000名左右,比赛时间历时一个月,除周六和周日外在每天晚上进行。


七、乒乒乓乓在上海更精彩

 
    因我女儿到2002年到上海工作,以及2006年我妻子从厦门退休回上海居住,我于2007年春从厦门提前退休到上海长期居住。从此我与上海球友开始了广泛的交流,我经常参加居委会、街道(镇)、区和全市的乒乓球比赛。


    2008年6~9月我曾到美国探亲旅游三个月,在美国期间还曾在北卡罗来纳州凯瑞市的社区老年活动中心和中学与美国人打乒乓球。我曾与前美国乒乓球协会主席交过手,4比5告负;我与积分2000分左右的美国球友互有胜负,美国省市级代表队的积分为2300,业余高手在1600-1800之间,一般积分在2000分以下的美国球友都打不过我。我一出现在美国的球场,许多人都想和中国的来客打球,在他们的眼中中国人天生就会打球,所以我打得非常认真,怕给中国人丢脸。我的美国亲戚家里也有一张乒乓球台,我到美国时还给他们带去两张乒乓球拍,他们家的球台不是中国制造的,弹性很小,不起球,打起来回合很少,让人感不到打球的乐趣,难怪美国人不愿意打乒乓球,由此我想到球台对推广乒乓球运动的作用不小,应该切实引起注意。


    2008年11月中旬我发现有胸闷和早博的感觉,平时心跳在每分钟46次左右,最慢时每分钟39次左右,经医院检查我患的病是窦性心动过缓加早搏。此后我通过服用稳心药物控制住了早搏,心动过缓的问题只能加强观察和检查来调控,没有解决的良方。我还是有规律地生活,依旧每周保证打三次乒乓球,只是控制奔跑的范围和速度,不要太疲劳。

    我参加过2008年、2012年和2013年上海新民晚报“红双喜杯”乒乓球公开赛,还将参加2014年的团体比赛和单打比赛。在2008年我还获得了60-70岁组男子单打第四名。

    我参加的上海市级大型比赛还有:2008年“体彩杯”老年人乒乓球比赛,2008年上海市第八届老年人运动会乒乓球团体比赛,2010年上海市第十四届运动会大众组乒乓球比赛,2012年上海市老年人乒乓球单打比赛,2012上海市第九届老年人运动会团体比赛(获乒乓球竞赛项目二等奖)。

    我主要的居住地点是松江区九亭镇奥林匹克花园,我经常而且更重视参加区内和镇内的比赛,为九亭镇和奥林匹克居委会争光,我曾代表九亭镇队参加过2008年松江区第三届老年人运动会乒乓球比赛并获男子团体第一名,2012年松江区第四届老年人运动会乒乓球比赛并获男子团体第二名和单打第四名。在2010年松江区九亭镇第十一届运动会和2013年松江区九亭镇第十二届运动会乒乓球比赛中我都获得了男子单打第三名。

    到2013年12月我已年满65岁,按照上海市一般的乒乓球比赛要求,年满66岁以后将不被允许参加比赛,这是符合人体健康规律的规定,这是对老年人的一种关照,防止发生身体意外,我非常理解和赞同。我打比赛不是为了名次,主要是锻炼我的意志,我的性格比较内向,比赛使我克服了紧张的心理,我感到对我非常有益。同时有比赛就有失败,而且是失败的次数远远大于获胜的次数,通过失败可以发现自己的短处,总结经验并加以改进,自己的技术就会不断进步。

    因为考虑到2013年后我可能要告别赛场,我在2013 年增加了参赛的次数,比赛日程排的很满,可能这是我对即将逝去的比赛机会的一种留恋。一年内参加的大型比赛就有11次之多,几乎每月都有一次。具体如下:


    2013年1月上海新民晚报“红双喜杯”乒乓球公开赛,2013年3月厦门SM海西杯业余乒乓球大奖赛,2013年4月上海市中老年乒乓球比赛团体赛,2013年5月上海市民体育大联赛徐汇区“凌云杯”乒乓球团体赛(获团体第四名),2013年8月民生银行村镇杯乒乓球单打比赛,2013年8月松江社区资源共享乒乓球团体赛,2013年9月江宁路社区(街道)迎国庆体育健身团队友谊赛(获乒乓球男子单打第一名),2013年9月静安区迎国庆中老年乒乓球单打比赛,2013年10月首届上海知青乒乓球大奖赛,2013年11月秋季“乐购杯”黄埔区社区中老年乒乓球团体赛(获团体第三名),2013年11月松江区九亭镇第十二届运动会乒乓球比赛(获单打第三名)。

    毕竟是年龄不饶人,我将逐渐淡出比赛,但作为最适合老年人健身的乒乓球运动我不会放弃,我还将通过各种方法延长我的乒乓球运动的寿命。乒乓比赛岂止在赛场,其实近几年我已经在转移我乒乓球活动的重心,从现实小赛场转向虚拟的大赛场。


    2009年5月我参加了设在上海奥林匹克运动城的“上海九亭裘格乒乓球俱乐部”,并在“球类运动网”上海站注册,我担任了版主(网名:横直),学会了发帖子、发照片和发视频,拓展了我的交流范围,也结识了许多球友和网友。


    2011年6月我们的俱乐部重组为“九亭奥园乒乓球俱乐部”并在上海“爱乒网”上注册,我仍为版主之一(网名:横直),继续组织大家学习和交流乒乓球技术。

    我所在的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五十团还建立了“五十团知青网”和“五十团知青论坛”,我是管理员之一(网名:huanjiang),论坛中设有乒乓球专栏,我经常在上面发帖,依托论坛推进我们知青的乒乓球活动。

    乒乓球运动与网络的结合大大开阔了我们的视野和活动空间,前途无量,即使我们的生命终止了,我们的乒乓球运动足迹仍然会长期显现。

    因为我熟悉乒乓球运动,所以在知青乒乓球活动中充分发挥了组织作用。2011年我参与组织了“五十团上海地区知青乒乓球友谊赛”,2012年我参与组织了五十团乒乓球队参加了上海“惠德杯”北大荒知青乒乓球大奖赛,此后我还参加了北大荒知青乒乓球队(也叫黑龙江知青乒乓球队),2012年我参与组织了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查哈阳三团知青乒乓球友谊比赛”……知青乒乓球活动中又拓展了我的乒乓球发展方向,从个人参赛走到了组织众人参赛的新阶段,也将延长了我的乒乓球运动寿命。

    去年经过CT检查我肺部的肺结核大部分病灶已经钙化,与肺结核40年的漫长战斗以胜利告终;我心脏的疾病也处于调控之中,在我膝关节手术10年后我仍然站在球台旁,其中坚持适度的乒乓球运动功不可没。人们常说:“人生最大的财富是健康”,“生命在于运动”,我切身的体会是乒乓球运动会让你出汗排毒,会使你的精神焕发,健康快乐。

    我最爱说的关于乒乓球的话是:“我最喜爱的运动是乒乓球”,“人生路漫漫,乒乓伴我行”。人们看到了我在乒乓球运动方面有这么多的付出和收获,一定认为我是一个痴迷乒乓球的人。其实我的第一爱好是电子,到现在就转为了电子计算机。1959年在我11岁的时候就加入了学校的收音机小组,就会装矿石收音机;1967年和1968年文革最混乱的时期,我做了逍遥派,学会了装半导体收音机和电子管收音机;在上世纪80年代初我就开始使用计算机辅助试验数据分析,1994年以后我开始兼任公司的计算机管理工作……现在每天至少上网七八个小时。虽然我已经退休了,但我的日常生活中还有照相、摄像、园艺、交谊舞、写作,还有家务和社交活动等,乒乓球运动占用的时间并不算多,只是格外优先,因为我心中一直装着乒乓球,心中有球才会打好乒乓球。

    2011年我牵头组织成立了“九亭奥园乒乓球俱乐部”,当时该俱乐部的成员们基本都是没有参加过镇一级乒乓球比赛的乒乓球爱好者,我大部分时间在教大家打基本功,并鼓励他们参加各种乒乓球比赛锻炼和提高自己,为传播乒乓球技术和乒乓球文化辛勤耕耘,获得了他们的肯定和尊敬,为此我感到非常欣慰。如果把我在乒乓球赛场上的拼搏比作乒乓人生鲜花盛开的阶段,那末我在晚年教大家打球就是结果和传播的阶段,是艳丽鲜花更美还是丰满的果实更美,各有各的美。


    2012年我正式落户上海,我更加关心上海的乒乓球活动。我觉得众多的民间乒乓球俱乐部和赛事、热闹的乒乓球网络、方兴未艾的知青乒乓球活动、社区遍布的乒乓球活动室……构成了上海乒乓球群众运动的靓丽的风景线,我有义务为它添砖加瓦、增添风采,这也是我写此篇征文的目的之一。

    乒乓球曾伴随着我从沈阳走到哈尔滨、走到北大荒、走到厦门、走到上海、走到法国和美国……伴随着我从小学走进中学、大学、工厂、企业……伴随着我从11岁步入66岁,经历了55个春夏秋冬,它与我患难与共,已经完全融入了我的生活,是我终身的朋友,我坚信乒乓球一定会伴我度过晚年,并让我们的生活更加精彩。


2014年1月5日

 

上传:品石

友情链接
查哈阳知青网| 黑龙江兵团网| 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查哈阳农场网| 中国农垦北大荒网| 北大荒之情| 东北知青网| 中国知青网论坛| 北京知青网| 天津知青网| 知青上海杂志论坛| 浙江知青网论坛| 湖南知青网| 中国西部知青网| 粤海农垦知青论坛| 陕西知青联盟| 齐鲁知青联盟| 厦门知青网| 荒友家园| 知青•上海| | | | | | | | | | | | | |
版权所有:五十团知青网 地址:上海金沙江路895弄44号 邮编:200062  
技术支持:上海摩恩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五十团知青联谊会主办 备案号:
您是第406317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