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往事记忆
返城以后
知青藏品
往事记忆

 

兵团旧闻:“南京之歌”背后的那些逻辑

徐德明



    知青中,没有听说过“任毅”这个名字的也许不少,但是没有听说过“南京之歌”这首歌的大概不多。可见,当年这首歌受众之多,影响之大。它多到了“遍布全国农村的一千几百万(知青)”之众;它大到了“南起天涯海角的海南,北至千里冰封的漠河”纵跨34个纬度的广袤区域。可以说,这是那个时代成全了“任毅”,也是那个时代成就了“南京之歌”。可是,孰不知,福兮,祸之所伏。这恰似硬币的正反两个面,成也“南京之歌”,败也“南京之歌”。

    在“受众之多,影响之大。”的光鲜背后正蛰伏着巨大的凶险。果不其然,此歌创作一年之后,任毅果真遭遇上了“歌禁人拘,还差一点命丧黄泉”的劫难。可是,但凡听过“南京之歌”的人都知道它只是一首知青“思乡曲”,只不过后半部触及了一些下乡的处境,吐露了一些低落的情绪。那怎么会被视为“洪水猛兽”,被贴上黑色标签,被打入冷宫的呢?



    动物界里,几乎所有的动物都具有归巢性向,我们人类也不例外。思乡,返乡实属人之本能、人之常情。而“南京之歌”恰恰是撩拨了知青那根“归巢性向”的琴弦,触碰了知青心灵最柔弱之处的那个死穴,并掀翻了知青小心珍藏着的那个情感包裹,抖搂出了“弄堂、胡同、父母、兄弟姐妹、亲戚、发小;校园、老师、同窗、同桌等一揽子”鲜活的情感载体。这每一桩每一件,桩桩件件都能勾起他们对美好童年、少年的回忆,这每一个回忆都能诱发、激活他们的思乡之念、思乡之情。

    大家一定还记得历史上的楚汉之争,一定还记得压垮楚霸王项羽阵营的最后一根稻草“楚歌”吧。有时无形的炮火远胜于有形的炮火。以史为鉴,倘若“南京之歌”任由其传播、吟唱的话,那知青阵营也一定会重蹈楚霸王自刎乌江的覆辙。所以,“南京之歌”的结局也在情理之中了,歌词作者“任毅”的下场也在预料之中了。这也是那个时代的必须,也是该事件发展的必然。在那个时代背景下,任毅不输,谁输呢?任毅不下地狱,谁下地狱呢?毫无悬念的推理结果:任毅必输,而且输得很惨。


    有一种毒素,它深埋在华夏文化风土里,尽管它不显山露水,难以被人觉察,但是它却时不时地在毒害着我们、吞噬着我们。例如,当人们面对“雪中送炭”与“锦上添花”,“拔刀相助”与“落井下石”的取舍时,往往会倾向于后者。因为后者风险系数小,而前者风险系数大。即,前者的投入与产出比中包含了过多的不确定性。

    多少年来,这一取舍倾向神不知鬼不觉地植入到了每个国人的骨髓里,左右着每个国人的思维走向与行为程式。这就不难理解了,用“剩勇”去追击沦为“穷寇”任毅的话,肯定是零风险选择。那何乐而不为呢?也就是俗话说的,痛打“落水狗”。既然这样,那就抡起你手中的棍,在落水狗身上加上一棍又何妨呢?


    兵团也不是世外桃源,该来的终会来,尽管姗姗来迟。离开“南京之歌”的登场已是第六个年头,探亲的知青带回了“南京之歌”的歌词,在知青中,很快就传播开了。它犹如给知青的情感干柴上泼了一盆油,就差点上一把火了。结果会怎么样?可想而知,连歌词作者任毅都身陷囹圄,那传播者、吟唱者当然也不会有好果子吃。挨批是免不了的。

    批判稿件诚然让兵团报的版面热闹了一番,但是出人意料的是,舆论的泡沫并没有被无限放大。这大概是因为兵团上层都是现役军人的缘故吧。军人崇尚的是驰骋沙场,马革裹尸的英雄气节,而不是翻手云、覆手雨的政治手腕和整人伎俩。所以舆论造势并没有形成太大的气候。最终,只是作为“批林批孔”运动中的一个小插曲而戛然而止。


   “南京之歌”并没有因为“歌禁人拘”而销声匿迹,“南京之歌”也并没有因为批判、攻心、洗脑式的疗法而停止了传播。那么,是否能改弦更张,另辟蹊径,来堵住这股“洪水”,来降住这头“猛兽”呢?譬如,“截根断源”式的疗法。

    历史上,为了防止宫廷内的淫乱,我们的祖先不是采用过“截根断源”式的“阉割”疗法,将侍奉三宫六院七十二妃的男人们都改造成了伪男人吗?鉴于此,我们也不妨试用一下日本电影“追捕”中的精神药物AX,来阻断知青的那根思乡的神经。你瞧,服用AX的横路敬二不是不思、不想了吗?

    可是,倘若真的都“不会思,不会想”的话,那么,佳木斯精神病知青部落不就人满为患了吗?佳木斯精神病知青部落不就成了知青的最后归宿了吗?如此一来,地球由谁来修?再教育又由谁来接受呢?所以,脏水、孩子、澡盆一起舍弃之法不可取。不得已,只能仍然沿用治疗脚癣式的“止痒不治病”的治标疗法。即批判复批判,攻心复攻心,洗脑复洗脑。


    黎明前的黑暗是最难捱的。就在看似“山重水复疑无路”的那一刻,峰回路转、拨云见日的“曙光”却陡然降临了。1978年,云南兵团知青把240个字的“南京之歌”浓缩成了五个字的“我们要回家”。真如鲁迅所说: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去。多年来,埋藏在知青心底的那撮思乡火种终于被点燃了。这把火迅速曼延,它不仅席卷了兵团与农场,还烧遍了全国各地的所有知青部落。星星之火终于酿成了熊熊大火,熊熊大火终于形成了燎原之势。不久,全国几乎所有的大中小城市都迎来了浩浩荡荡的知青返乡潮。

    久违了,终于又见到:蔚蓝的天空,洁白的云彩,惬意地飘浮着,自由地飞翔着。天还是故乡的蓝,云还是故乡的白,日还是故乡的暖,月还是故乡的圆。历史的车轮终究会回归原来的轨道,并按照它既定的轨迹运行。事物的运行虽然波诡云谲,但是,最终还是人性赢了,知青赢了,“任毅”赢了,“南京之歌”赢了。

 


                           2016-05-16

 

友情链接
查哈阳知青网| 黑龙江兵团网| 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查哈阳农场网| 中国农垦北大荒网| 北大荒之情| 东北知青网| 中国知青网论坛| 北京知青网| 天津知青网| 知青上海杂志论坛| 浙江知青网论坛| 湖南知青网| 中国西部知青网| 粤海农垦知青论坛| 陕西知青联盟| 齐鲁知青联盟| 厦门知青网| 荒友家园| 知青•上海| | | | | | | | | | | | | |
版权所有:五十团知青网 地址:上海金沙江路895弄44号 邮编:200062  
技术支持:上海摩恩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五十团知青联谊会主办 备案号:
您是第391255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