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往事记忆
返城以后
知青藏品
往事记忆

回忆我的兵团、农场财务生涯

王则林


    2014年6月的一天,我忽然接到了一个来自黑龙江的长途电话,他是至今还在黑龙江农场工作、生活的上海知青吕文琦先生打来的约稿电话,说黑龙江省甘南县查哈阳农场办公室、计财科、史志办,根据黑龙江农垦总局、农垦齐齐哈尔管理局关于编制农场会计史的要求,特向曾经在农场从事财务、会计工作的老领导、老会计、知识青年及相关人员征集反映农场财务工作的史料和回忆录,因为当年我曾在兵团、农场从事过财务工作,所以特来电向我约稿。

    撂下了电话后,心里却久久不能平静,已经逝去30多年前兵团、农场的经历。如放电影般地一幕幕呈现在眼前,虽然那只是短暂的十年,它却是我精力最旺盛的年代,也是我生命里程最值得品味的篇章。这十年为我今后的人生道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在那段岁月里,有太多的事情值得我去咀嚼回味,有太多的人使我终身难忘,值得我一辈子要去感恩……。

                     一

    1969年5月,时年21岁风华正茂的我,随着毛主席 “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 的知青洪流,告别了大上海,来到了第二故乡——中国人民解放军沈阳军区黑龙江建设兵团五十五团四营六连,这是一个新组建的远离“国道”的边远连队,不仅不通班车,还不通电。在那个年代,没有现在这样丰富的文化生活,每天晚上,连队会组织知青政治学习,大家围坐在煤油灯下学习“毛选”或“两报一刊”的社论,知青们有时也会相聚在连队的场院里,仰望着星空,畅谈人生、理想。记得那时连队只有一条土路与外界相通,如逢连雨天,路面泥浆翻滚,不能行车,连队与外界的一切联系就会中断。初到连队,我被分配在基建排工作,每天的工作,不是乘着“热特”(拖拉机)到离连队近百里外的沙坑拉沙子或到砖窑拉砖,或者就是拌砂浆,跟着基建排的老职工盖房子。经过几个月辛勤劳动,连队里那排砖木结构的知青食堂、厨房、宿舍、水房……都一一盖成了。致使知青们的居住和生活条件有了很大的改善。

    也许我是当时连队的知青中,为数不多的几个“高中生”的缘故,在基建排只干了几个月,后就被任命为连队的统计员(兼出纳员)。基层连队的统计员是一个很重要的工作岗位,他的职责是要按农时节气能及时、准确地统计、反映和传递连队的农、林、牧、副等各种生产进度、经营的情况,为准确核算出从种子到成品粮食的经营成果提供数据。初担此任,没有经过专业培训的我,感到有点忐忑不安,好在我们连的连长谢孔章和会计赵永会都是同行中的佼佼者,在他们的精心带教下,使我很快地就胜任了角色,从春耕、夏锄、秋收一直到冬令兴修水利,每天忙碌在田间地头,特别到了农忙时节,连队里实行的是“早起两点半,晚上看不见,地里两顿饭,锁头把门,烟囱站岗”的作息,我不仅要及时地统计生产经营中的有关情况、数据和进度,还要及时向连长和营部有关部门报告。同时,我还兼任着连队的出纳员,每天在必须完成的连队统计员的任务外,还要打理连队的现金出纳,所以显得特别的忙碌,因为连队地处边远,远离营部,去一趟营部财务室存取款或办事,起码要花半天时间。尤其是在农忙季节,每逢到发放工资、发放口粮、豆油、猪肉等副食品的档口,都会有大量的现金进出,更是忙得不可开交。有时也不免会忙中出错,好在我的老师赵永会会计每当在我发生差错时,总是嘱咐我不要着急上火,并会耐心仔细地帮助我找出差错,鼓励我把工作做好。

    连队初建,条件较差,没有专门的财务室,办公只能暂时放在赵会计的家中,条件十分简陋,连存放现金应有的保险箱,也是由存放衣物的“炕琴”替代着,小炕桌成了我的办公桌,我这个没有学过一天会计核算,对财务一窍不通的外行,在赵会计手把手的调教下,渐渐地基本学会了“财产收付记账法”,不但学会了做凭证、记账,还学会了汇总凭证、做资金平衡表……。也许由于在工作中我比较能吃苦,勤快、好学,总能较好地完成领导赋予的各项任务,不久就被营部的财务室的主管朱崇明看中了。第二年,在1971年的7月,一纸调令就把我从六连调到了营部的财务室。

                   二

    记得刚下乡时,在编制架构上,我们还是属于沈阳军区黑龙江建设兵团五师五十五团的,团部是设在查哈阳(大烟筒),下辖十个营,也就是在原来农场十个分场的基础上组建的,原来这些分场的名,都起得十分敞亮,当时还流传着朗朗上口的用各分场的场名组成的四句顺口溜: “金边””、“金星”闪“金光 ”, “幸福之路”“稻花香”; “太平湖”边庆“丰收”’,“新立”、“海洋”都“万发”。至今我还都记忆犹新。是下乡的第二年,黑龙江建设兵团就将五十五团拆编为五十团、五十五团、六十七团3个团。原来的 “海洋”、“新立”、“丰收”三个分场组建成五十团,“稻花香”、“金光”、“金星”、“幸福之路”四个分场组建成五十五团,“太平湖”、“万发”、“金边”三个分场组建成六十七团。

    五十团的一营财务室,是我在兵团的财务生涯的第二个岗位。一营的营部位于甘南县城通往的平阳乡的国道边,下辖的七个连队、还有一座学校、一座卫生所、一个修理所、一家商店、一家加工厂等。都分布在甘平公路的南北两侧,东西宽约7公里,南北长约23公里,面积约百余平方公里。虽我已经到营部财务室报到了,但对即将做的出纳工作还是心里没底,毕竟自己没有经过一天专业财务培训。好在财务室的几位财务前辈对我这个后生,是关怀倍至,不遗余力地帮助我,尤其是毕业于南京大学的原籍江苏涟水的营财务室主管朱崇明老师,不仅是因为他看中了我,把我调到了财务室,更是他手把手地教会了许许多多财务工作的应知应会。还有财务室的胡光源和刘玉芹另外两位老同志。也是对我关照呵护有加,使我很快地就适应了新的环境,胜任了出纳员的工作。初到财务室,首先感到是办公条件有了很大的改善,除了有了一个很大的办公室以外,还有专门存放财务凭证、账册等财务档案的办公桌和橱柜、我还多了一个专门存放现金的,足有半人多高的保险箱。其次是觉得出纳的工作量也大了许多,原先我只是掌管着一个连队的现金出纳,一下子要掌管的规模扩大到一个营,工作量一下子增加了很多倍,尤其每当发薪的日子,必须准备足够的现金,等到各连队放粮、放油的时候,又要回笼大量的现金。有时一天过手的现金要有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元,出纳员的主要职责是要管好现金和银行两本账,做到账款相符。为此,每天都要清点库存的现金,那个时候还没有发行大面额的人民币,也没有点钞机,点钞都是人工清点,尽管不多久,我也练就了一手快速点钞的技能,但也时常要干到深更半夜,用现在的话说,经常是“数钱数到手抽筋”。

    在一营财务室的那些日子里,跟着朱崇明老师,我还学会了不少其它的财务核算的本领,如为了帮助营部领导更有效地领导、指挥、改善连队农业生产经营管理,实现增收节支效果。经常会跟着老朱,下连队蹲点调研,并收集和利用各连队在历年生产经营的各阶段的财务收支的数据,把它设计成进行分析比较的各种表格,并用钢板刻写成蜡纸进行印刷,为召开有关的财务分析会提供资料。朱崇明老师是我入财务这一行最重要的领路人,在朱崇明老师的带领下,因经常要到五十团后勤处的供应股办事开会,不久就被的供应股的现役军人陆伟股长看中了,一直干到了1972年的9月,就被调离了一营财务室,到了五十团后勤处供应股,当上了一名见习助理(当时部队干部序列的最低级别,在司令部叫参谋、政治处叫干事、后勤处叫助理)。

                       三

    到五十团后勤处供应股工作,使我在兵团的财务生涯,又上了一个层次,在连、营、团三级财务核算的体制中,我从连队的最基层,到了团部的最顶层。作为后勤处的供应股,它要管辖和承担全团所下属的一营、二营和直工组的十九个连队以及团直的汽车连、科研连、加工厂、修理厂、卫生院、商店等几十个单位的财务收支核算和汇总的工作。供应股除了股长陆伟是现役军人,其余都是非现役的,在供应股先后共事过的有副股长冯福林、会计张汉候等老同志外,其余的都是知青,他们是徐华、常春梅、陆为创、许浩兴、阮芸华、袁锦文等。在陆股长领导下,供应股的主要任务是在团党委的领导下,对全团的农业生产等经营进行核算,除了要提供资金上的保障外、还要对全团的农业生产经营等进行财务计划和决算的汇总和分析,提出有关增收节支的措施,不断改善农业生产等经营状况。与此同时,每逢农忙季节,还要经常由股以上的领导带队,组成各种工作组,在农忙和开展政治运动时,下各连队蹲点指导工作。但在供应股,最忙的时候还是要数每年年终年初的时候,因为在这段时间里通常要进行年度的财务决算和汇总工作,时间紧、要求高、任务重,为此,很多次都不得不放弃了春节与连队战友们回上海探亲的机会,留下来工作。在供应股工作期间,我最珍贵的经历莫不过是1973年3月被选送到黑龙江省密山县裴德镇的 “兵团八一农垦大学”,参加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第一期“会计核算培训班”,在三个多月的学期内,较系统地学习了《农业企业会计核算》、《农业企业经营管理》和《统计学》三门课程。这是我从事财务工作后唯一一次时间最长的而比较正规的业务培训,因为已经经过一段工作实践,所以更能容易理解学习的理论,收获匪浅。有了较系统的学习财务核算理论后,也为以后能够独立从事财务工作打下了基础。

    到供应股工作的第二年深秋,因为五十团建设团俱乐部等基建任务需要大量的木材,团党委决定由团后勤处副处长韩树义领衔临时组建一支精干的伐木连队,在这年的冬天专门赴地处黑龙江伊春市小兴安岭的翠峦林业局完成木材的采伐任务,我和团加工厂的丛建俩人被选为伐木连的会计和出纳人选。这是我调到供应股以后,第一次独立完成的重要财会核算和后勤保障任务。为了更好地完成好这次伐木任务,半年多的时间里,我几次往返团驻地和小兴安岭的林海雪原之间,记得有一次我和司务长老张俩人要将一卡车的面粉、猪肉等粮油财物从团部押运到地处小兴安岭的伐木连,因要横跨好几个地区,当时又处在国内粮油供应短缺的非常时期,途中不断遭到的无理的拦截、查扣,并还险些遭遇哄抢。但最终由于我们的高度的警觉和拼死的护卫,才使押运的粮油财物安全抵达伐木连,没有遭受任何损失,有力地保障了伐木任务的胜利完成。

    第二年的春天,当伐木的任务胜利完成后,我就没有再回到供应股工作,而是被安排到了隶属五十团后勤处领导的五十团税务所。其实税务所所有的业务,原先都是放在后勤处供应股的,后来为加强兵团的税务的管理和征收工作,才把相关业务从供应股剥离出来,单独成立了税务所。税务所的第一任所长是上海知青衣丰海,同时担任税务专管员的还有上海知青陆为创、天津知青袁锦文等。直到1976年5月,兵团建制撤销,恢复了农场体制。地处查哈阳地区的原兵团五师所属的五十团、五十五团、六十七团又分别改为丰收农场、查哈阳农场、金边农场。也就是在兵团建制撤销的同时,我被调往了齐齐哈尔市的黑龙江省嫩江农场管理局,而离开了五十团(丰收农场)。直到1978年的3月,按照省农垦总局党委的决定,又将原来的丰收农场、查哈阳农场、金边农场三个农场合并为新的查哈阳农场了。这已是我调嫩江农场管理局两年后发生的事了。

                      四

    随着原兵团建制撤销,恢复了原黑龙江省的农场体制。同在查哈阳地区的五十团、五十五团、六十七团,归属新组建的黑龙江农垦总局嫩江农场管理局领导,局机关设在齐齐哈尔市,与嫩江地区电影发行公司合建并用的管理局新大楼就建在齐齐哈尔市著名的龙沙公园边的湖滨地区,由嫩江农场管理局的基建处负责建设,处长孟凡之是位和蔼可亲的现役军人,他到岗的首要任务就是搭局基建处的班子,我是经嫩江农场管理局群工处处长,原在五十团政治处工作过的上海知青方存忠的推荐,于是1976年5月我就被正式调往了黑龙江省嫩江农场管理局基建处,任基建处的会计。可是我在基建处没干多久,还没等到新大楼盖好,就又被同管理局的经营管理处王处长看中了,经他的操作,第二年,1977年的2月正式从管理局的基建处调至管理局的经营管理处。经营管理处的主要任务是总管和协调全局及所属农场的人、财、物,经营管理处分计财和人事两部分。王处长也是一名现役军人。分管计财的还有副处长刘东治和刘郁荫。我的工作是在刘郁荫副处长的直接领导下,从财务角度汇总、分析和指导局属各农场的农业等生产经营情况,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都会跟着领导,在局所属的各农场开展各种专题调查研究,然后回来以后向局党委的主要领导或分管局长汇报、研究后作出决定,最后由我,根据需求向黑龙江省农垦总局申请资金款项或通过银行向各农场进行常规的或专项拨款。每年通过我向各农场汇款何止成千上万,基本都是数以百万、千万计算的,而且每当领导作出决定后,我总会以最快的工作效率将有关的款项汇出,从不耽误。此外,每年的一项重要的工作就是在年终的时候,组织轮流到管理局属各农场进行年度的财务决算的汇总、分析和研讨工作。然后接着参加由黑龙江省农垦总局计财处召集的所属各农场管理局参加的财务决算汇总,通过我们短暂紧张的工作,将农垦系统各农场管理局的农业等生产、经营管理各种成果数据进行定格确定,为反映和提高各农场的农业生产等经营管理水平提供数据上分析依据,然后为下一年的生产经营制定计划提供参考。就这样,年复一年工作,一直延续到了1978年的下半年,随着大批知青返城不可阻挡的历史洪流,我也被裹挟其中,办理了“病退”返城的手续,最终于1979年3月离开了黑龙江省嫩江农场管理局计财处回到了上海。

                    五

    正由于我在黑龙江兵团、农场从基层连队到相当一级的管理部门从事财务工作的干部经历,所以回上海以后就被静安区政府机关招收录用了,又从一名街道办事处的普通的科员开始干起,一直到后来晋升街道办事处的副主任,并于2008年9月,在静安区政协专委会副主任的岗位上退休。在黑龙江兵团、农场的十年从事财务和经营管理工作的经历,是我人生从学校走向社会的最初经历,也为我回上海以后能继续从事政府的行政和经营管理工作打下了基础,是兵团和农场培养和锻炼了我,特别要感谢最初连队的谢连长、赵会计,营部财务室的朱会计、胡会计,团后勤处的韩处长、陆股长、冯股长、张会计,农场管理局的方处长、孟处长、王处长、刘处长 ……等和我这一路走来,遇到过的所有的贵人。感谢他们对我的培养、关照和呵护,可以说没有他们,就没有我的今天。这也是我今天为什么要留下这些文字的初衷,我要通过回忆我在兵团、农场的这段生活经历,向他们表示致敬,并表达我的感谢和缅怀之情,但愿他们都能看到知道 ……。

                                    ( 2014年7月)

 

 

上传:品石

友情链接
查哈阳知青网| 黑龙江兵团网| 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查哈阳农场网| 中国农垦北大荒网| 北大荒之情| 东北知青网| 中国知青网论坛| 北京知青网| 天津知青网| 知青上海杂志论坛| 浙江知青网论坛| 湖南知青网| 中国西部知青网| 粤海农垦知青论坛| 陕西知青联盟| 齐鲁知青联盟| 厦门知青网| 荒友家园| 知青•上海| | | | | | | | | | | | | |
版权所有:五十团知青网 地址:上海金沙江路895弄44号 邮编:200062  
技术支持:上海摩恩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五十团知青联谊会主办 备案号:
您是第391255位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