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往事记忆
返城以后
知青藏品
往事记忆

提  车

高少伟


    1974年春季的一天,三位司机在小车库检修保养车辆,管理股李股长进车库见到王荣林师傅说:“王师傅你们研究一下,派谁去独立三团提吉普车”。王师傅追问:“什么時间走,提的是新的还是旧的车”。李股长说:“下午计划股来人一起走,可能是旧吉普车”。大伙像泄了气的气球一口同声:“还是旧车”,王师傅瞅了我一眼说:“我和周风国这些天除了出车,有时间还的回家忙活菜园子,小高你就辛苦一趟把车提回来”,王师傅把话都说到这了,没有办法,不情愿答应去提车。
    中午在食堂吃饭,计划股的刘参谋(刘宝森)端着饭碗凑了过来说:“绍伟,你跟我一同去提车我高兴极了,要是本地老师傅去提车我的闷死”。刘参谋说的是心里话,因为我们同住在一栋宿舍,同在一个食堂吃饭,又都是知青有共同语言,经常见面,说话随便,这趟差事也好完成。 
    下午,我和刘参谋乘汽车到拉哈,独立三团在大庆萨尔图区,坐晚上火车去萨尔图比较合适。晚上,正点上了火车,火车上没有坐位,迷迷糊糊站了一宿,清晨到达了萨尔图火车站。                                 
    下了火车过了天桥进入市区,我们找了一家饭馆吃了早点后,去找独立三团团部。团部很好找,很快就到团部,几栋跟我们宿舍差不多的房子就是机关所在地,宝森找到计划股,计划股的同志热情的接待我们,宝森跟同行聊的很热乎,我趁此机会在外面多溜达一会,仔细参观独立三团,该团部很一般,整体规划不太好,跟五十团“山”字形办公室比逊色了很多,我左看看右瞧瞧,大约二十多分钟,刘参谋喊我去看车。
    独立三团的参谋领着我们走了三、四分钟,在一个“干大磊”泥草简易车库停了下来,从这简易车库和看到的机关办公室可以看出独立三团不太重视基本建设。推开两扇车库门,看见要提的吉普车,走进车跟前,车上厚厚的灰土可以判定该车已经停驶很长时间,我问车的情况,该参谋说:“是在使用中停驶的,就是停驶时间长一些,停驶有半年的时间了”。我心里想是个“活车”发动机可能没什么问题,多少心里有点底。再看四只轮胎有一个严重缺气,吉普车像一个“半身不遂”的患者达了个膀子倾斜一边  。我上了车插上钥匙,启动发动机,电流表没有动,全车没电不能启动,又下了车建议把车推出库,小车好推,我和宝森没怎么使劲就把车推出库,在光天化日下看清了,这是一台50年代的苏式嘎斯69吉普车,车外表“伤势累累”(有多处刮碰掉漆),一个车大灯还掉了下来,四只轮胎除了缺气,橡胶花纹没有了,已磨成平板轮胎,还有一只轮胎磨露了线,在五十团这样轮胎早就报废,最重要是没有备用轮胎。检查轮胎锣丝发现有新摩擦的板子印,有人刚刚把轮胎换过了。计划经济时期,汽车部件缺乏,要调走的车辆把好的配件卸下来,换上旧的,这可以理解,问题是无法保证把车长途开回五十团。我继续在车上搜索只有一把锣丝刀子和车摇把子,全车没有工具,看到这些心里凉了半截,这就是要提的车,能开回去吗?我开始埋怨刘参谋没搞清楚情况,知道这情况在家把工具带来,我心里明知道和宝森没关系,也就是发发牢骚。宝森办事一项稳妥,看我着急马上跟该团参谋说:“求你帮忙给借些工具行不?”。该团参谋说:“我试试看,但借来工具不能丢失和拿走,你们要什么样的扳手提一下”。我提一下各种规格工具清单,该团参谋去借工具走了。我说:“刘参谋咱也不能闲着,搞卫生和擦车”。要说擦车,宝森比我卖力气,他不但把车身擦了,还把车轮给擦的干干净净。这时车比原先干净明亮许多,有一位银发不俗,看上去阅历丰富见多识广老头,在车前车后看,有时还摸摸车,嘴里还自言自语说些什么,我们也不好干涉他。中午了,该团参谋拿着工具才回来。该团参谋说:“你们上食堂吃点饭,我在这里给你看着车和工具”。
    吃过饭后我开始修车,首先把电瓶连接线接上,开始启动发动机,还真不错发动机启动着了。这时,上午在车跟前转悠的老者又来了,还是摸这台车,宝森不解的问该团的参谋:“此人是干什么的,怎么总在车跟前转悠”。该参谋说:“这位老同志是绿色草原管理局(独立三团的前身)的莫局长,这台吉普车跟他二十多年有感情,听说车要走了有点舍不得”。这才明白上午莫局长跟车自言自语,我猜测好像说:“老伙计你要走了,舍不得你走但没有办法 ,下次不知道什么时候见到你”。该参谋接着说:“莫局长在解放战争 时期,曾是国民党 少将旅长,刘、邓大军在战役中包围该旅,经地下党做工作同意策反 ,当时聪明的莫旅长提出起义第一条是,解放军承认 他是中国共产党党员,任何起义的国民党将领都没有提过这样条件,邓小平 同志说:“答应他,我介绍他入党”。在解放后整党,发现他档案没有入党登记表,要清除出党他不服,最后外调找邓小平,邓小平承认他是党员,这个问题才落实。
    我用借来扳手,紧固螺栓和调整油、电路,给轮胎补气、加油。在独立三团加油,上油库拧开油罐油管阀门自己加油,加油不给钱也不用计帐,连条不用打,可能大庆地区油多,计划经济年代管理不到位,我知道大庆在那个时期全市乘公交车、洗澡全都免费。趁着有工具,对车辆三个小时紧张工作,该检查和调整都做了,除了轮胎解决不了,估计没什么问题,才“恋恋不舍”的把借的工具还给了三团参谋 。     
    看了看表已经四点多钟,宝森问:“现在车能走了”,我说:“车都从独立三团接过来了不走也不行”,宝森又问:“轮胎问题能行吗?”我又说:“跑长途没备胎、没千斤顶、没轮胎扳手。这三大忌全占了,那就看咱俩的运气了”。
    我驾驶吉普车驶出市区,向林甸县方向驶去。夕阳缓缓西沉,晚霞荀丽万道,草原的晚霞格外美丽,远看高高的钻井架,近看无数“磕头”井泵,夜以继日不知疲倦的工作,显像出油田生动活画面。当时要是有现在的条件,一定用相机把这壮观奇景拍摄下来。由于轮胎的问题,我只能以每小时50公里速度驾驶车辆,不敢快开,如果开快车,车轮转数太快,轮胎状况不好,摩擦生热容易爆胎那我们就惨了。到了林甸县已经黑天了,穿过县里直奔龙安桥,刘参谋问:“咱们是怎么走?”,我说:“咱们不走富裕、拉哈这条路线,拉哈还需要过江摆渡,明天才有船摆渡,我估计不出意外,咱们走齐齐哈尔这个方向路,半夜能到团部”。一路行驶很顺利,距离齐齐哈尔30公里,汽车大灯明显暗了下来,我看电流表指针往“—”的方向指,心想可能是风扇皮带松了或断了,急忙关闭大灯把车靠边停下。打开机器盖子检查,发现风扇皮带也没断,也没松,问题严重了,可能发电机有问题,我用车上唯一工具螺丝刀子,把发电机防尘罩卸了下来,检查发现碳刷磨短了,碳刷与转子接触不好,车上也没有备用的碳刷,我试着用纸叠起来伸进碳刷和弹簧之间,弹簧增加压力,试一试还是不发电,我有点蒙。借着夜光看见路沟旁有小树林,我高兴越过壕沟掰下一个树枝,把树枝经过修理替换叠纸,垫在弹簧下面,弹簧弹力还很大,上车启动发动机,发动机发出哽哽声启动不着,因电瓶长时间停驶存电量不足,把车上的摇把子拿出来,一摇启动着了,赶紧去看电流表,发电机发电了,真是黑暗中看到了曙光,我跟刘参谋说:“老天照顾咱俩,今天月亮圆而亮,修车不用手电筒(其实也没手电筒)车上仅有的螺丝刀子、摇把子都用上了,车还修好了”。刘参谋说我有福,我说你刘参谋押车比我更有福,我们互相吹捧继续行驶,刘参谋说:“你开车有问题,在大庆到林甸之间路你还行能靠右边行驶,出了林甸你就不靠边行驶”,我说:“这你不懂,大庆与林甸公路没有马车行驶,都是喷白色保险杠的大庆油田汽车行驶,路面没有马掌钉,所以按正规右侧行驶,林甸至齐齐哈尔的公路马车多,马车速度慢,经常让后面汽车超车,所以马车紧靠边上走,路边就产生许多马钉,如果咱车在边上走容易扎轮胎,这就是我上中间行驶的原因,中间行驶不安全注意点”。刘参谋很佩服我的说法,我们边说边聊很快进入齐齐哈尔市区,宝森看看表已经九多钟,停下车找饭店,许多饭店都已经关门,最后在一条小街道找到一个面馆,我们每人吃了一碗面条。 
    吃过饭,继续行驶,很快就驶出市区,过了江桥、梅里斯(去富拉尔基路口),吉普车驶向甘南公路,大约又驶一个多小时快到甘南县了,宝森的鼾睡影响了我的开车,受宝森“传染”我驾驶车竟然睡着了,被路面一个坑把我惊醒了,吓出一身冷汗,赶紧把车紧急停在路边,打开车门下车透透风,宝森这时也醒了问:“车坏了”。我说:“没坏,左晚在火车上都没睡好觉,现在属于两天没睡觉,刚才差点把车开沟里,咱们要安全回团部,你从现在起不能睡觉”。宝森很听话,果然不睡觉,车驶出甘南县,宝森开始东扯西拉,有时还说点笑话,不知不觉到了团部,宝森看了看手表已是零晨1点,我俩情不自禁的笑了。
    次日,大伙都来看新提的旧车,司机周风国师傅围车转了一圈,又爬车底看了四个轮胎说:“这四只破轮胎不用钉子扎,路上有个石子都能把轮胎硌破了,跑了三、四百公里的长途,轮胎没有出问题,真是不可思议”。
    日常换一个吉普车轮胎,在有工具情况下也就几分钟的事,再平常不过了。反之,是束手无策。试想,这次提车真是轮胎原因坏在中途,那就麻烦了,首先在路上截过往的车,好心司机能提供千斤顶,但“烟袋锅式”专用小车轮胎扳手没有,卸不了轮胎还是等于零,等同类车也难,七十年代 只有县团级以上才有吉普车,公路上一天过往不了几辆吉普车,好心吉普车司机停下也不能借你扳手,卸轮胎、找地方补轮胎、再上轮胎时间太长 不能等,要是领导坐车根本不能停,咱知道这事。唯一的办法通知团里,那个年代通讯不发达,上邮局打长途。我和宝森要采取这个办法,一个看守车,一个截车去找邮局联系团里,团里的车到这里,估计整个全过程1至2天。我们俩食宿都的在车里进行,这个罪就遭大了。 
    四十多年都过去了,现在回忆还记忆犹新,证明那次提车在我心里的重要。当初,知青勇往直前积极向上的精神,感动了上帝,不给两个知青找麻烦,可能发生事没有发生,有惊无险,化险为夷幸运完成提车任务。                               

 

上传:品石

友情链接
查哈阳知青网| 黑龙江兵团网| 哈尔滨北大荒知青网| 查哈阳农场网| 中国农垦北大荒网| 北大荒之情| 东北知青网| 中国知青网论坛| 北京知青网| 天津知青网| 知青上海杂志论坛| 浙江知青网论坛| 湖南知青网| 中国西部知青网| 粤海农垦知青论坛| 陕西知青联盟| 齐鲁知青联盟| 厦门知青网| 荒友家园| 知青•上海| | | | | | | | | | | | | |
版权所有:五十团知青网 地址:上海金沙江路895弄44号 邮编:200062  
技术支持:上海摩恩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五十团知青联谊会主办 备案号:
您是第391255位访问者